茶籽堂
自己的夢不代表大家的夢,傳遞台灣美好承接世代祝福的苦茶籽品牌

「以前我只是一個賣東西、只想賺錢的年輕商人,自從開始接觸土地之後,我開始變得越來越理想化。前提是,你的價值與價格必須同等,才能繼續走下去。」-茶籽堂創辦人 趙文豪

苦茶籽,從苦茶樹開花後到結籽需要一年的時間,每年的秋季10、11月是採收季,且必須以人工採集,其經由冷壓鮮榨可製成茶油,可深層滋潤保養與實用;而榨油後所剩的渣漬稱為茶箍,其萃取物含有皂素與茶鹼成分,能產生微細泡沫去油與清潔。

茶籽堂為一文創品牌,透過臺灣在地的苦茶籽文化、結合藝術設計的巧思、經歷四次大轉型,製造出「油」、「髮」、「身」、「家」、「禮」五大系列商品,傳遞臺灣單純的美好、承接世代的祝福。

茶籽堂緣起 一步一步不斷轉型

早在2006年註冊商標前,茶籽堂就已在趙文豪的父親趙志明手下慢慢成形,先是1982年開始製作清潔洗劑、1992年正式成立公司、2004年發明液態茶籽碗盤清潔液,持續提供更好的商品給消費者。

在茶籽堂剛開始設計瓶子時,蔡爸爸認為黃色瓶身設計較顯眼,可以再眾多的有機店商品中脫穎而出,然而這樣的設計再加上商品名字稍嫌略小,使得消費者們永遠至記得「黃色那隻」、「苦茶籽那隻」,而不記得「茶籽堂」三字。

另外,在茶籽堂創立初期,趙文豪認為台灣市場太小,想要往外發展走外銷,便至國際型大都市香港的新創展覽會場展場,還特地花了十幾萬設計產品與英文DM,然而到了現場才發現大家都要中文DM,最終完全都沒有成功地將產品與品牌外銷出去。

圖片取自茶籽堂官方臉書

競爭者相繼而起 重思品牌定義

當時茶籽堂運用苦茶粉生產出來的天然洗碗精,在早期的有機店幾乎都是熱銷第一名,然而在2008年時,陸續出現了競爭者橘子工坊、水晶肥皂,對同樣訴求天然清潔的茶籽堂來說是一大重創,當年的營業額一掉就掉了30%,卻同時是一個機會,讓茶籽堂從清潔劑工廠轉型定義為化妝品工廠。

自從此次的失敗,讓趙文豪開始思考品牌的意義—這樣到底是叫做品牌,還是只是做一個商品,上面掛著一個LOGO?從此之後,趙文豪開始回到土地的本質上,重新認識苦茶籽在臺灣栽種的文化內涵,也在苗栗縣蓬萊村,以契作方式高價收購茶園,讓茶農有更穩定的收入來源與生活。最後,更決定花費將近百萬元開模做整套設計,為自家產品換上新包裝,是為茶籽堂的重新再起。

人事挫折 自己的夢不代表大家的夢

茶籽堂的重新再起,也意味著另一個挑戰的到來。由於這一系列的重新設計都是外包給設計公司,等到知名度更為廣傳後,才發現自己內部的員工沒有人會陳列商品、撰寫文案、攝影。

趙文豪的求好心切,讓大家認為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以至於當年公司流動率高達70%,有時團隊發展超出了內部人員的能力時,就會經歷非常痛苦的人力損失,你的夢不代表每個人都會想要追隨。趙文豪表示,其實當時自己也太自負、覺得擇善固執,所以才會導致這些人才離開。好險當時趙文豪選擇撐下來,才能讓它再次轉型。

化臺灣苦茶籽危機為轉機,做出名堂的一片天

圖片取自茶籽堂官方臉書

2014年時,茶籽堂想要真正做一隻臺灣茶籽做的苦茶油,因為當時有90%都是對岸進口。原委託一個臺灣榨油廠將苦茶籽榨成苦茶油,然而當年八月份發生了油品事件,始原來的榨油廠拒絕幫茶籽堂榨油。這令趙文豪非常沮喪,因為臺灣的茶籽農民平均年齡為70歲以上,且大陸進口的苦茶籽高達90%,以致臺灣苦茶自產率只剩1/100~2/100,而臺灣榨油廠卻又不願意為台灣做些什麼。

所以自2014年起,茶籽堂決定成立成立自己的農業團,到處契作臺灣的苦茶園,從文化創意產業轉型成農業。趙文豪說,在以前自己只是一個賣東西、只想賺錢的商人,在接觸土地後才開始越變越理念。然而在發揚自己的理念時,「價格」與「價值」同等也很重要,所以趙文豪不會稱茶籽堂為社會企業,因為他認為自己是以商業去做對社會有價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