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綠
用一杯咖啡,換取一份公平貿易的價值

「在面臨社會、企業的競爭,你就是那幾隻鵝,會面臨到跟別人一樣的挑戰,甚至比別人更高的道德標準。 」–    Okogreen 生態綠生產管理經理 楊崇保Justin

人潮錢潮

在2009到2010年期間,生態綠中和店,那是生態綠第一次正式的外展店,當時生態綠設點在一個充滿人潮的中和辦公商圈,自然會想說錢潮就都在這邊,然而開店之後才發現錢都不會進來,為什麼呢?因為上班族只有上班跟下班才會經過店家,上班族喝咖啡往往只有兩個訴求「快」跟「便宜」,所以楊崇保說真的很難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去和他們分享到底把咖啡煮得多好喝,也很難去分享第三世界的農民到底有多慘,因為他覺得自己更慘,所以租約到期之後,生態綠就倉皇辭廟離開了。

2011年生態綠有了新的合作對象「hola」,一間專賣質感家具的公司,在南崁有間shopping mall,其中的一層樓是做有機、健康取向的生鮮超市,生態綠就在那裡重新開幕。基於中和店有人潮但場景不對的經驗,這次選在了有機會跟逛街之餘的悠閒顧客聊天的場域,但是卻發現根本沒有客人,楊崇保說那個狀況是閒到拿著iPad看完劇,看完三本小說,然後再把泡好的咖啡倒掉。

展店更大的困難在於整合與溝通

後來生態綠搬了新的總店並擴大營業,團隊成員也從5人變成快15個人,營業的腳步也稍微穩定一點點,當時生態綠除了門市之外還有其他批發零售的部門,隨著業績成長營業的資訊流量會等比級數暴增,因為其中包含財務會計、生產管理、訂單銷貨還有客戶關係管理,所以生態綠決定導入第一次的ERP(企業資源規劃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並招聘了一位剛畢業沒有在任何部門待過的青年當ERP的PM,下場就是花了三十萬買了第一套的ERP,什麼單據都可以出來,但是出來的數字全都是錯的,當時因為已經做完第一次的募資,正忙著創櫃板的第一波登陸,必須要很快地去調整公司內部體質,改善營運SOP。 因此生態綠很快就再找了第二次的ERP,這一次他們找了在每個部門都要有一點點經驗的人,可以協助溝通並了解部門需要的資訊,以及要整理成什麼樣的模組才能再往下去,這件事情甚至會需要調整公司的內部控制與稽核,這次生態綠共花了一百三十萬整頓公司營運的SOP,然後再導入ERP,結果就成功了。

圖片取自生態綠的官方網站

披荊斬棘才蓋了工廠

為了賺更多的錢,招募更多的人才,在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上出力,當時生態綠急著想要長大。楊崇保表示長大有兩種,一種是橫著長,一種是直著長。橫著長就是從1家店,變成5家10家15家,到處都有生態綠,然後就像7-11一樣擁有強大的品牌知名度;直著長則是在有非常多餐廳跟通路的基礎下,成為更強而有力的供應商。當時因為已經有很多人想要加入公平貿易的行列,在效益跟風險上評估後,當時生態綠便決定成為供應商去開工廠。

結果就在胡亂地弄了一番之後,被合作的事務所反問:「你們知不知道有一個法律叫食品安全管理法?」便重新設計,重新劃了工廠配置圖,接著再被新北市衛生局來來回回改了兩個星期,設計稿才通過。

工廠蓋完之後也沒有一路順遂,楊崇保記得有一次工廠從地下室的抽水馬達壞到一樓的烘豆機、分裝機,二樓的倉庫還漏水,因為三樓員工廚房水管破掉,結果頂樓的抽水馬達跟著跳掉,會計師的電腦也一起壞掉,當時又剛好正面臨人員的陸續離職,也因此造成公司非常大的壓力。

創造價值,串聯公平的咖啡聯盟

由生態綠串連而成的咖啡聯盟,楊崇保說一方面是為了服務自己的顧客,讓他們在每一個地方都可以看到買到生態綠的產品,另一方面是因為與生態綠合作的餐廳和咖啡店,規模都只有兩到三個人合夥,沒有任何資源或精力再去處理法規遵循的問題,無論是衛生局或是勞動局提供的服務大部分都是要你看法條,東西端出來之後才會告訴你:「這樣不行要開單囉。」然後才開始進行輔導,因此生態綠希望把自己血淋淋的經驗變成教訓,讓這些夥伴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因為中間的每一次都十分的凶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