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時光
一份屬於東南亞文化的書架,堅持用紙本讓人們愛上閱讀的美好

「我只會一點點越南文,可是我相信對於異鄉人來說,只要看到一點點自己的字都會很開心。」-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負責人 張正

進入立報,誓言以小搏大卻不敵現實

不是新聞工作者出身的張正,剛開始因覺得自己的文筆能寫些內容,加上每次騎摩托車去政大,經過世新校門口寫著一個「臺灣立報」,在當時還無法明目張膽講獨立的年代,顯得相當前衛,對於剛出社會的張正相當有吸引力,於是進入其中,致力於共同打造一個多元、公平、乾淨的社會。

立報專門做社會運動、教育、勞工、老弱殘疾、同志等議題的報導,當年同志議題在台灣仍然十分冷門,立報還曾被高層說:「你們幹嘛一直做同性戀,沒有東西可以做了嗎?」不過立報的立場就是要當左派、平衡其他媒體的報社。只可惜台灣的媒體太多,在槍林彈雨之下立報這個小規模的報社,終究敵不了競爭,發行數量也不多,最後以失敗告終。

不過張正認為像立報這樣經營成本不高、資金不多的單位,裡面的人才素質也很難真的對抗其他的大媒體。因公司的人力不足,當時張正進到立報還不到一年,就成為最大組別政治組的組長,也因政治組只有張正一位記者,所以不論是立法院或其他單位,張正都要自己來。儘管大報社光是負責跑立法院的記者群,可能就是立報所有記者的數量,單從人力來看就難以與其他報社抗衡,不過張正仍舊覺得當初堅持的這個理想是對的。

燦爛時光創辦人 張正

創立四方報,開啟外籍移工資訊傳播的平台

立報停辦後,張正跟著老闆成露茜成立四方報,是一份專門給在台灣的東南亞人士閱讀的報刊,包含印尼語、泰國語、菲律賓語、柬埔寨語…等,想讓他們能在台灣社會過得更好一點。當時老闆成露茜曾引用巴西解放教育學家的說法:「你要真的翻轉他們的處境,就要讓他們有機會和能力,可以在台灣這個社會真的得到資訊與發聲。」而這也是四方報成立的理念,期望能有份達到東南亞人士母語程度的報紙讓他們閱讀。

重辦泰文報,為多元語言族群服務

當時越南文四方報算是成功的,同事辦的泰文則不如預期,遭到停辦的命運,但張正感到十分可惜,因為泰文報是四方報的特色之一,而且台灣還是有不少泰國勞工生活著,因此張正之後又重新辦起泰文報,希望服務各種語言的族群。對於泰文報的發行狀況不佳,張正的解讀是相較於女性見到寫著母語的報紙,會很熱切地閱讀,還可能因此忽略一旁的孩子,男性似乎就沒那麼喜歡閱讀,而泰國來的外籍勞工多為男性,使得泰文報的受歡迎程度較不如其他語文的報紙。

為讓人人有機會閱讀,堅持不懈辦報

張正笑稱自己雖然是越南報的總編輯,卻是個「文盲」總編輯,對於越南文只有一點理解,但他相信對異鄉人而言,只要能看到一點點自己的母語都會感到很開心。張正回想起自己先前曾到越南待了四個月,不論當地人說話或是電視節目都是越南文,聽不懂的他迅速將從台灣帶過去的小說看完,後來甚至還看佛經看得津津有味,即便對有些經文內容的意思不太理解,或是不完全同意,但至少是看得懂的,因此即便報紙能傳遞的文字量有限,張正仍然努力地堅持辦理四方報。

透過四方報表達意見,讓大家更認識身處台灣的外籍人士

四方報發行後,有許多東南亞人士寫信到四方報,希望能夠藉由報紙發聲、表達他們的意見。張正認為讀者投書的內容與形式並無特別的規範,重要的是四方報能作為他們傳遞資訊的平台,像是曾有人寄訃聞至報社,希望報社能協助刊登。也正是在這段期間,東南亞人士能盡情地發表意見,再透過報社的翻譯,讓張正對於身處台灣的外籍人士有了更多的認識。

從報社離職不久,四方報被時勢淘汰

可惜好景不常,四方報最終仍因時勢所趨停刊了。在停刊的三年前,張正便洞察到大環境的變化而先行離開四方報,原因在於過去外籍勞工若要傳遞訊息、發表意見,只能透過四方報這個媒介,但是當臉書被發明,加上網路與科技日漸發達,幾乎人人都有智慧型手機,再給人家報紙時,雖然對方仍舊會有禮地說謝謝,可是接著只是將報紙放下,繼續滑著手機,當看到這一景像,張正便明白曾被稱作「外籍勞工的紙上臉書」的四方報時代已過,是退場的時候了。

張正認為在網路時代下,報社很難靠紙本養活自己,即使四方報在媒體圈的名聲很響亮,營收卻是每況愈下,賠錢賠到不得不收的窘境,最後只好將越南、泰國、印尼、菲律賓、柬埔寨、緬甸,這六份刊物通通停刊。

圖片取自燦爛時光官方臉書

創辦東南亞主題書店燦爛時光,為東南亞人士增添溫暖

離開四方報之後,張正開了一間書店,名為「燦爛時光」。張正認為雖然現今許多的即時訊息都是以網路方式呈現,然而越慢的東西或面對面的接觸,對當今的社會而言,反倒顯得越來越重要。燦爛時光裡頭的書籍只借不賣,希望能讓外籍移工或新住民藉由文字懷念家鄉溫暖,最後,張正也笑著邀請大家有空不妨過去走走,看看書店特地提供的舒適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