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Design Action
用眾人時間與專業付出設計行動成為社會行動家,用設計的力量解決社會問題

「從時間的橫軸拉長來看,現在的失敗真的是失敗嗎?有時候失敗是需要被重新定義的」- 5% Design Action共同發起人 洪燕茹

5% Design Action的共同創辦人燕子,自認是許多人口中的人生勝利組,求學過程一路念到碩士畢業,也找到喜歡的工作,領著不錯的薪水,然而他之所以會到Fuckup Night與大家分享,是因為他很幸運地加入了一個一直在失敗,卻從不害怕失敗的團隊。

加入團隊,從失敗開始

5% Design Action是個社會設計平台,利用眾人百分之五的時間與專業,一起付出設計行動,人人都能藉由此平台成為社會行動家,用設計的力量企圖解決社會問題。不過在操作上每個步驟皆有其難度,光是要集結眾人就是件十分艱辛的事,每次的設計行動都需要動員十個以上的NGO、公部門、不同的社會設計行動家,使得彼此間的溝通過程非常繁複。

燕子當初加入5% Design Action 是從「失敗」開始的。在5% Design Action團隊品牌建立後的第三次工作坊,燕子才正式進到團隊,也是這核心團隊裡最年輕、最害羞的一位。與負責永續專案的組別一同進行共創,必須在3 個月的時間內完成與宜蘭在地農業洽談永續農業的提案。

團隊裡有來自韓國、日本、新加坡的夥伴,需要努力用英文在短短幾天做腦力激盪,與他人達到共識。發表會的前一晚,要上台的簡報、動畫、概念等都還沒構想出來,在密集的討論過程中,團隊成員展開激烈的辯論,爭執著概念該如何發展,直到最後是由吵贏的一位團員獨自完成後半段的簡報,隔天上台內容因為沒有經過整組的共識,構想十分粗糙,因此受到同樣參與活動的設計師或業界夥伴,甚至是宜蘭在地小農的許多質疑聲浪。發表會上從礁溪鄉農會理事長當下的表情,更看出他對於貢獻了許多資源與時間給團隊,卻沒得到適切的提案而感到十分失望。

圖片取自5%Design Action官方臉書

夢想並非不好,只是沒用對的力氣找到對的路

從宜蘭回台北後,燕子開始思考自己加入5% Design Action的初衷與價值是什麼?團隊的創辦人Kevin便與他分享自身經驗:「共創這件事情是非常困難的,並不是把跨領域的人放在同個空間,就會有共創的結果出現,它需要很好的服務設計流程的規劃以及領導。」

這些故事讓燕子理解到「其實我們的夢想,想傳遞的價值一直都沒有錯,我們想做的是讓更多的NGO組織、公部門、關心台灣社會問題的人,有更多激發創新的能量,但在這樣的一個夢想路上,路很大且非常的模糊,有這樣的夢想並不是不好,只是我們沒有用對力氣、找到對的路。」而燕子認為5% Design Action很酷的是即便遇到很多困難,依舊持續堅持下去,不怕艱辛繼續前進。

拉長前期準備,邀請更多人共創

在永續農業的工作坊後,團隊聽進許多建議,做出許多改變。由於團隊經常在前期被質疑對於議題的了解程度,於是從下一場工作坊開始,團隊將前期的準備工作拉長至3個月,甚至是半年,蒐集國內外的相關二手資料做完整的分析、進行不同場域的訪談,讓這些精華完整呈現給社會設計行動師,當他們進到團隊便能很快速進入狀況。此外,團隊也讓更多的組織跟基金會加入一起訪談、共創,而不再只是個旁觀者

培育導師,引領團隊解決問題

重要的還有他們培育了一批導師,稱之為facilitator,同樣清楚社會服務、社會設計脈絡,可以做團隊的發想溝通者、引領團隊共事,協助更有效率地去發想解決辦法,找到解決問題的共識。

圖片取自5% Design Action官方臉書

團隊溝通與平衡個人的工作和生活之不易

燕子曾在中途到芬蘭進修設計相關課程,回國後本來想當美術老師,卻被團隊成員Kevin的夢想與信任打動,決定從兼職轉為5% Design Action的正職員工。

首先遇到最困難的是團隊的「溝通」,溝通時非常需要一位調解人,由於只有兩位正職,龐大的工作量加上開會,使大家身心俱疲,還常找不到老闆調解。再來燕子認為他在花了很多時間在工作上,卻常忘了如何平衡工作與生活、陪伴家人們。

因失敗而反省,將失敗視為養分

這幾年5% Design Action陸續獲得獎項的肯定,以及參與海內外社會設計的交流,過程中雖有些跌跌撞撞,不過團隊仍不斷在嘗試如何到達看似霧茫茫的夢想,也一直在思考應怎麼定義失敗。

「因為很多東西不是賠錢就是失敗,就像梵谷一生看似失敗,但他的畫卻流傳千年;就如同希特勒看似成功佔領了很多地方,卻遺臭萬年。所以從時間的橫軸拉長來看,現在的失敗真的是失敗嗎?有時候好像應該重新去定義。失敗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養分,也因為失敗而不斷有很多反省,有更多求證的空間。」

最後,燕子也與大家分享「沒有所謂的失敗,唯一的失敗是你不敢開始」,當有機會去失敗,表示我們有了踏出舒適圈的可能,得以學習如何品嚐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