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花樂
最壞的時代就是最好的時代,從零開始打造台灣傳統印花設計品牌

印花樂「每次遇到挫折時我們三個人都會想說怎麼沒做好,好像很慘,不過我們還是會深吸一口氣,想說就是一種累積,會變成我們日後面對事情的養分」 -印花樂共同創辦人 蔡玟卉

台灣的印花布料的設計品牌「印花樂」,至今已成立十年,期間也累積了不少搞砸的事項,共同創辦人蔡玟卉這次為了符合搞砸之夜的風格,特地選用了較逗趣的馬來貘做為整場分享的主視覺。

最壞的時代就是最好的時代,從零開始打造台灣印花設計品牌

玟卉與另外兩位共同創辦人是高中的美術班同學,相識已將近二十年之久。2008年大學畢業之際,不巧地遭逢金融海嘯,然而玟卉卻認為「最壞的時代就是最好的時代」,當時的經濟狀況已在谷底,不論做甚麼,日後都很有機會是一路往上成長,再加上到外面找工作與自己創業領的薪水差不多,因此玟卉與夥伴們便決定來做自己想做的事,創辦印花樂。

「沒有誰是紡織廠第二代,一切都是白手起家、從零開始」,創業初期時常遭受外界質疑,但印花樂是憑藉著三人各自的專業分工,扎扎實實打下的。負責所有後勤事務的玟卉,自嘲著大學指考數學只有12分,但為了讓公司順利營運,即便是自己不拿手的財務,也是努力學習著。

印花樂共同創辦人 蔡玟卉

開設直營門市,鹽埕展店遇瓶頸

2008年成立印花樂品牌以來,玟卉與夥伴們做了許多事情,像是2011年在大稻埕開了印花樂的第一間的直營門市,至今已陸續展店有了三間店面;2012年印花樂進入誠品,之後也出了關於手作教學書籍。2014年印花樂想到台北以外的地方開店,選擇在與大稻埕街區相近,過去同樣有著繁榮商業文化的高雄鹽埕落腳,期待著鹽埕店能如同大稻埕店有良好的成長。

不過後來事實證明鹽埕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發展,在長期沒有明顯起色的情況下,最終仍舊只能停止營業。

沒就業經驗,創業初期須自行摸索

2016年起印花樂開始與大型企業合作,至今已累積超過100家的企業客戶,另外也拓展海外市場,在海內外已有超過30個經銷通路,甚至還與國外的供應商合作設計產品。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很美好,然而背後卻是有著許多難以在一般的講座中,對學生啟齒的創業殘酷秘辛。

由於玟卉與夥伴們在大學一畢業就創業,沒有其他就業經驗,所以對於公司營運的許多瑣碎細項上,顯得一竅不通。例如公司剛成立時,玟卉完全分不清楚二聯發票與三聯發票的區別,不過這只是小事,玟卉另外分享的三件事情在她心中才是真的事態嚴重。

中階主管與公司價值觀不符,員工紛紛提離職

第一個搞砸的是「找錯人」。對於新創團隊來說,不論是創業夥伴或是員工,人才是相當重要的。先前印花樂由於團隊規模的擴張,從三人小團隊到現在有四十幾位夥伴,需要找一位中階主管作為員工與創辦人之間的橋樑,避免企業規模成長之際,若任何事都由創辦人直接管理,每個人乃至於每件事都要詢問時,便容易導致員工須花漫長的時間等待,也無法有效率地執行各項細節。

因印花樂有超過一半的營收是來自直營門市的收入,經顧問的建議之下,玟卉與夥伴們學習如何在104的履歷篩選人才、面試要經過兩輪等技巧,想找一位有營業管理經驗的中階主管。精挑細選後,最終選出一位曾在知名珠寶公司,管理十幾間專櫃的營業督導。

剛開始那位主管要求的待遇是玟卉薪資的1.5倍,就讓他們感到十分吃驚,後續在業務執行與待人上,又因她非常商業與利益導向,與公司理念不符,也和喜歡印花樂而到印花樂工作的文青店員,在價值觀有極大的落差,造成當時有將近三分之一的夥伴提離職。由於員工的反彈聲浪實在太大,再加上彼此磨合了一個月,發現真的不適合,所以該位主管便離開了。

盤點公司人才,培訓員工成長的重要性

從這次的事件玟卉他們學到在找中階主管時有兩個管道,除了直接從外面找人進來管理,作為空降部隊,另一個方法則是直接從內部夥伴尋找合適的人晉升職位,這個方式比前者來的重要,如此能夠讓公司盤點現有的人才,並且給予員工資源,培訓有潛力的人員成長,做為主管階級人才的重要來源。

圖片取自印花樂官方臉書

忽視跨領域的專業,做出撕不起來的紙膠帶

第二個搞砸的是印花樂雖然做了超過500樣的文創產品,但過程中其實也有很多失敗,而且還上市的產品。例如印花樂第一次出的紙膠帶,叫做「撕不起來的紙膠帶」,因為它撕起來會有殘渣。印花樂在產品上最熟悉的材質其實還是布料,但當時希望可以擴大商品的種類,所以從文具開始著手。

製作紙膠帶的過程是從零開始,連工廠都是到Google搜尋、比價找到的,起初工廠送來的打樣材質就讓人覺得與一般常見的mt紙膠帶有落差,但最後抱持著台灣製的與日本製的mt紙膠帶當然無法相比的想法,硬著頭皮上市,造成除了銷售量不佳,還接到非常多客訴。就連玟卉他們某天將這款紙膠帶拿來貼辦公室地板、畫界線,隔一天要撕起來時就發現無法順利撕起,導致地板留有許多殘膠。

術業有專攻,與專業廠商合作的必要

這次的經驗讓玟卉深深體會到當材質從布料轉換為其他,就是另一個專業領域,所以要轉換商品線時,與其自行埋頭苦幹,不如交給專業的廠商。尤其台灣有許多高品質的代工產業,應該要找在該產業表現最好的,而不是隨便找一間。例如2016年印花樂便找了N次貼合作,直接授權圖像給N次貼,讓他們去開發文具系列商品,做出品質良好的印花紙膠帶。

做錯客戶產品,團隊溝通缺乏SOP

第三個搞砸的令玟卉最耿耿於懷的「做錯客戶的產品」。企業客製服務一直以來佔了印花樂三分之一的營收,有時甚至能到二分之一,企業客戶會找上印花樂,往往是因印花樂的產品品質與圖案設計,相信印花樂有專業的設計人力與製造。 2017年有客戶為了在行銷上能和本土接軌,便主動找上印花樂,想一同推出聯名的本土設計品牌,令大家當時既開心又緊張。

在這為期半年的案子,前半段都與客戶討論地很開心,想不到卻在後面的生產過程出了一個非常嚴重的紕漏,那就是「印花設計跟打樣的不一樣」。在簽訂合約時,客戶希望logo正的方向的保留多一些,反向的少一點,然而當業務的夥伴去工廠看印布的生產狀況時,卻發現圖案與簽約版本的不同。問題出在設計師製作正式的檔案時,沒有再去核對給客戶確認過的樣稿,因此做了一個與合約不符的圖檔給開版廠,可怕的是發現時布已全數印完了。

圖片取自印花樂官方臉書

雖然整個案子的執行期間有半年之久,但過程還需設計、打樣的來回溝通與確認,在製程緊迫的情況下,如果要全部重印,一定會延誤交件期限,加上當時總共有五萬個包包,布的用量驚人,若重做會造成公司嚴重虧損。

緊急召集會議時,設計夥伴一進會議室立刻焦急地落淚痛哭,第一句話便是:「我真的賠不起」。為做緊急的補救措施,公司討論許多可能的解決方法,例如誠實地道歉,說明事情發生的原委,也請同仁寫一份內容很長的解決辦法說明書,詳述可補救的裁剪方式、效果如何,提供最佳建議的解決方案跟客戶溝通。印花樂後來是採取多印部分的布料,透過裁剪修正布料的樣式,最終如期在預定的時間內交貨,也讓客戶願意接受與原本合約有些不相符之處,使整件事情順利落幕。

建立完整客製化流程,避免重蹈覆轍

因為出這麼大的差錯,讓印花樂回頭檢視在與企業客戶的溝通流程是否有問題,也從中發現公司在接客製化訂單因沒有標準的SOP,才會導致業務、客戶、設計師,三方在溝通上容易發生狀況,經由這次的教訓,印花樂學到對於內部營運與工作方式,都該去建立完整的SOP流程,即便印花樂已邁入第十一年,但有些事就是非得經過很痛的教訓,才會去認真思考該怎麼改變。

失敗就是一種累積,化危機為轉機

在演講的最後,玟卉跟大家分享了兩種「ㄐㄧ」,一個是「失敗就是一種累積」,另一個則是「危機就是轉機」。這十年來雖然在外都是分享成功的案例,但背後其實是摻雜很多的血淚、痛苦。每年玟卉與另外兩位夥伴都會選一個字或詞,定義他們的每一年,在創業的前面幾年,他們選的都是「累積」,不論遇到再大的挫折,三位創辦人在感到懊惱之餘,仍會互相打氣,想著這就是經驗的累積吧,相信最終都能成為養分,讓自己下次再面對相同的事情時,會有更好的處理方式。至於「危機就是轉機」,例如在與餐飲業者合作發生嚴重的錯誤,當下無法確定對方是否能接受他們提出的解決方案,也擔心可能因此賠錢,但如果勇敢的去面對、想辦法解決,便可能成功化解危機,使得與該客戶的合作成為公司史上接過的最大案子。